010-82092128 English

集團概況

加入我們

聯系我們
高通與華為的“合謀”

對于高通和中國智能手機業界而言,2016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去年遭受中國發改委的反壟斷重罰之后,今年卷土重來的高通成功與超過110家國內手機廠商、零部件廠商、模塊廠商達成了其擁有的中國專利的許可授權協議。2016年6月和7月,高通在北京和上海向不愿向其妥協的魅族公司發起了18起專利訴訟,三個月后,高通又在美國、德國和法國對魅族采取了后繼的司法行動。實際上,高通采取的上述行動只是冰山一角,在談判桌下和法庭之外其實也是暗流涌動。不久以前,高通通過關聯公司與華為悄悄地完成了涉及一宗涉及大量標準必要專利的轉讓交易,該交易有可能會對國內的通信產業產生深遠影響,本文將對相關情況進行獨家報道和深入分析。

2016年4月-6月,華為向高通的全資子公司-施耐普特拉克(SNAPTRACK)股份有限公司轉讓了266件(合并同族后為121項)中國專利,相關專利主要涉及無線或移動通信系統、移動臺裝置、基站裝置、移動通信方法、視頻編碼和傳輸等技術,通過分析歐洲電信標準研究院(European Telecommunications Standards Institute,以下簡稱為ETSI)聲明的相關標準必要專利動態報告(Dynamic Report)可知,華為轉讓的專利中包含較多涉及通信標準的必要專利(以下簡稱為SEP),具體情況見下表:

QQ截圖20170911104135.png

(表1數據來源:ETSI標準組織官網和合享新創incopat創新平臺)

從上表可知,華為此次轉讓的專利質量上乘和數量可觀,說明華為是下了“血本”。值得一提的是:表1列舉的數據只是不完全統計,因為其中并不涉及IEEE、ITU等標準組織的SEP情況,所以華為轉讓專利之中有可能包含更多的SEP。經研究發現華為此次的專利轉讓交易與以往其他公司向高通轉讓專利的情況迥異,其中可能另有玄機。

一、其他公司向高通轉讓中國專利的情況分析
  通過檢索愛立信、中興、諾基亞、蘋果、小米、思科、三星、摩托羅拉、 西門子、LG、HTC、歐珀、步步高 、微軟等公司轉讓中國專利的情況可知,上述列舉的公司之中只有西門子、三星和諾基亞向高通轉讓過中國專利,這三家公司共向高通出讓專利198件(去同族后為95項)專利,具體情況見下表:

QQ截圖20170911104156.png

(表2數據來源:合享新創incopat創新平臺)

表2中西門子公司的專利在轉讓給高通之前,都經過了惠普、明基、帕姆等公司的多次倒手和轉賣,表明剝離手機業務后的西門子公司與高通應該不存在直接的業務聯系;昔日的王者-諾基亞與之類似,該公司日漸衰敗之后,其擁有的專利也被四處兜售和倒賣;三星公司雖然技術實力不俗,并與高通存在長期的芯片生產業務關系,但是由于三星公司自己也出產類似芯片,所以三星與高通亦敵亦友,兩者關系復雜微妙,貌合神離;因此上述公司雖然轉讓了較多中國專利給高通公司,但交易雙方可能只存在比較單純的商業關系,難以達成深度的戰略合作關系。表2列舉專利的申請時間見下表:

QQ截圖20170911104219.png

(表3數據來源:合享新創incopat創新平臺)

從上表可知,西門子、三星和諾基亞三公司向高通轉讓的中國專利的申請時間主要集中在1998-2003年,主要涉及2G、3G領域技術,申請年代比較久遠。

綜上所述,西門子、三星和諾基亞向高通轉讓中國專利的行為,應該是比較正常的專利交易活動,交易涉及的專利技術相對比較老舊,在3GPP、LTE、UTMS等新技術標準領域,上述三公司似乎不太可能與高通達成交易或開展深度合作。

二、華為轉讓專利的情況分析
與上述三公司相比,華為轉讓相關專利的行為存在以下諸多異常之處:
專利交易時間的不平常
華為轉讓專利的交易時間發生在2016年4月-6月,該時段正好是高通和華為談判締約中國專利許可授權協議的關鍵時期,因此華為向高通關聯公司-施耐普特拉克轉讓專利的行為有可能是華為在履行其與高通達成的專利許可協議。
專利受讓人的不對勁
上述華為專利的直接受讓人為施耐普特拉克公司,其是專做無線輔助型定位系統的廠商。該公司在華申請了52件專利(合并同族后為36項),這些專利均與衛星定位系統(GPS)技術直接關聯,而華為轉讓給施耐普特拉克公司的專利基本上都是與高通主營業務相關的無線通信、視頻編碼等技術,并不涉及衛星定位系統(GPS)技術,因此華為轉讓相關專利給施耐普特拉克不過是在掩人耳目,真正的受讓者的身份已是昭然若揭了。

一方面,華為專利的真正買家-高通公司在華擁有雄厚的SEP戰略儲備。據統計,高通在中國擁有GSM、3GPP、UMTS、EDCH、LTE、MMB、GPRS等重要通訊標準必要專利約為1914件,以3GPP標準的必要專利為例,高通在華擁有涉及3GPP標準的必要專利數量約為1595件,去除失效或未授權和合并同族專利后,還剩下645項授權且當前有效的SEP,這些專利在數量和質量上均優于華為在該標準領域擁有的SEP,因此華為轉讓自己的3GPP SEP給高通只能是錦上添花,并不能像華為收購夏普SEP那樣起到雪中送炭的效果。另一方面,未發現高通向華為轉讓其擁有的任何專利,華為不計回報地進行這種“得不償失”的交易是很不合理的。

未發現華為向愛立信、中興、諾基亞、蘋果、小米、思科、三星、摩托羅拉、西門子、LG、HTC、歐珀、步步高、微軟等公司轉讓過專利(主要涉及中國和美國專利),這說明華為沒有向友商或競爭對手轉讓專利的前例,但令人生疑的是華為在很短時間內就向高通關聯公司轉讓了較多專利,其數量遠超上述西門子、三星和諾基亞三公司多年來向高通轉讓專利的總和,這表明華為的專利轉讓行為非比尋常,意味深長。
華為 “手頭”的不寬裕
以華為轉讓高通專利之中占據較大比重的3GPP標準專利為例,據統計,華為在3GPP標準中大約擁有303項SEP,授權且當前有效的專利只有239項,這些專利中包含華為收購夏普的14項SEP,相關專利主要涉及無線通信系統、移動臺裝置、基站裝置、移動通信方法等技術,表明華為在該領域的研發能力可能存在不足,因此亟需收購夏普專利來補強自身短板;華為在3GPP標準中的SEP存在較多被駁回、無效和視為撤回等情況,比如被艾利森電話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全部無效兩項專利 (CN1287628C-涉及一種實現組播業務的方法、CN1327652C-涉及一種在線計費的處理方法),被專利局終局駁回9項專利(CN101632319A、CN102164375A、CN101272588A等),專利進入實審后視為撤回的專利共計10項(CN101796760A、CN101267246A、CN103313376A等),另外還有11項授權后自動放棄的專利(CN101212478B、CN1300974C、CN1327680C等),表明華為可能在該領域的技術可能存在一定的缺陷或不足。因此,任何授權有效的標準專利對華為而言都是稀缺資源和彌足珍貴的。

華為轉讓專利的不簡單
從表1可知,華為轉讓給高通的專利不但涉及大量標準專利,而且其中有的專利還同時涉及多個標準規范,比如3GPP SEP之中有的專利同時還涉及其他標準,比如CN101686497號和CN103260270號專利還涉及LTE標準, CN1294722 號和CN1753363號專利均涉及 SAE、SAES、UMTS、SEC-IMS等標準,CN1809005號和CN101926197號專利還涉及UMTS標準等;其他標準SEP中還有CN101615961號專利同時涉及SAE、SAES、UMTS、IMS_PSS_MBMS_US、NGN等標準,CN101932026號和專利同時涉及UMTS、LTE等標準,CN1315268號專利同時涉及UMTS、SEC1-SC等標準,CN101459525號和CN101459664號專利同時涉及UMTS、IMS_PSS_MBMS_US等標準。

另外,華為轉讓給高通的專利中還包含37項2015年華為曾經許可給蘋果公司使用的專利,這些專利主要涉及無線或移動通信系統、移動臺裝置、基站裝置、移動通信方法和程序及記錄介質等技術,比如CN102142877A、CN101686497A、CN102625354B等專利。因此,華為向高通轉讓了較多具有較大殺傷力和較高含金量的優質專利。

綜上所述,對于 “不差錢”的華為而言,其“自廢武功”地向高通輸出較多高質量的專利,應該不會只是為了沖抵需向高通交納的專利許可費,雙方有可能“秘密”建立了緊密的聯盟合作關系,華為轉讓的上述專利有可能是為了促成合作而向高通交納的“投名狀”。

三、高通與華為結盟的馬太效應
高通是全球最大的專利許可收費公司和最大的無線通訊芯片制造商,高通持有大量涉及CDMA、GSM、WCDMA、TD-SCDMA、3GPP和LTE等無線通信技術標準的必要專利,多年以來高通早已成為移動終端專利格局中的霸主,也成為美國、歐盟、韓國和中國等多國政府反壟斷調查的“眾矢之的”。華為是全球第二大通信設備供應商,是全球領先的信息與通信解決方案供應商。當過去的通訊產業巨擘摩托羅拉、諾基亞、西門子等都面臨衰退危機時,它卻在過去10年間年年成長。多年以來華為在美國、歐盟和WIPO等地的專利申請均名列前茅,近期華為頻頻向三星和美國AT&T等著名通信企業發動專利訴訟,可謂是風頭正勁。因此,雖然高通與華為結盟的具體內容尚不知曉,但是兩巨頭聯手可能產生的巨大影響卻是不難想見的。
華為的情況分析
將華為2015年許可大量中國專利給蘋果公司使用、華為在海外先后起訴中興、愛立信、三星和AT&T等公司專利侵權訴訟和華為最早與高通達成專利許可協議等情況結合起來,可以看出華為奉行的是“遠交近攻”專利戰略,即“遠交”高通、蘋果(蘋果和華為出產的智能手機在操作系統、價位和檔次等方面尚存在較大差異,并且蘋果對華為電信設備領域的業務沒有威脅),“近攻”中興(全面開火)、愛立信(主要在電信設備領域)和三星(主要在4G SEP 交叉許可方面)。

華為轉讓大量涉及SEP的專利給高通,有可能是在進一步實施“近攻”戰略,攻擊的目標為國內的其他手機廠商。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華為雖然在國內積累了較為雄厚的專利儲備,但卻很難從其他國內智能手機廠商那里收取到專利許可費,面對OPPO、VIVO和魅族等國內品牌手機強勢崛起而帶來的市場競爭壓力,因“投鼠忌器”而“難有用武之地”的華為有可能會采取“借刀殺人”的策略,即通過高通向國內中小智能手機廠商收取相關專利的許可費,來增加競爭對手出產智能手機的成本和售價,從而實現華為相關專利的價值和手機產品的競爭利益。

從華為相關中國專利的美國同族的轉讓情況上看,似乎可以驗證以上的猜測,經檢索發現,華為轉讓了48件(合并同族后只有11項)美國同族專利給施耐普特拉克公司,只占到轉讓中國專利總量的9%,具體情況見下表:

QQ截圖20170911104247.png

(表4數據來源:表1和合享新創incopat創新平臺)

從上表可知,華為轉讓給高通的美國同族專利并不太多,而且其中大部分專利是華為從夏普公司那里收購得來的,華為自己獨立研制的核心專利技術并沒有涉及太多,因此,雖然華為向高通轉讓較多中國專利,但其仍然保留著大部分相關專利同族專利的權利,說明華為與高通之間的專利轉讓交易的重點是中國市場,最終向高通交納相關專利許可費的主體還是以國內通信企業為主。

高通的情況分析

目前,愛立信在華的專利申請逐年銳減,諾基亞長期一蹶不振,三星正在遭受手機電池爆炸門危機和疲于應付蘋果及華為對其發起專利訴訟,因此高通無疑是國內通信領域最具有話語權的跨國企業,其擁有的強勁研發實力和雄厚專利(SEP)儲備更是毋需贅述。得到大批華為優質專利之后,高通更是如虎添翼,贏者通吃,其在3GPP、LTE SAE、SAES、UMTS、SEC-IMS等標準方面的控制力和影響力得到大幅增強。根據高通發布的2016財年第四財季財報,高通第四財季凈利潤同比增長51%,營收同比增長13%,主要得益于高通與中國智能手機廠商新簽的專利許可授權協議等。雖然華為轉讓專利(特別是SEP)數量的增加不能線性提高專利許可費率,但是由于核心專利的數量與許可費率正相關,所以隨著時間流逝,這些專利有可能會成為將來提升許可費率時重點考量的因素。一言以蔽之,華為轉讓給高通的相關中國專利有可能成為高通今后向國內通信企業征收更多專利許可費的重要來源和依據。

已有“前科”的高通如果再次濫用其在無線通信領域的壟斷地位,就會很容易觸發政府反壟斷機構的調查,但是如果在調查過程中能得到華為這樣的“貴人”相助,高通就可能可以順利通過當局的反壟斷審查(因為反壟斷機構一般會向華為這樣的大企業調查情況和征求意見),有了華為的策應和斡旋,高通在國內更是一手遮天,為所欲為。

華為是國內企業的翹楚和旗幟,也是最有實力與高通抗衡的民族企業,如果其選擇與高通聯手對付國內企業(主要是中小智能手機廠商),這種局面必然會使國內眾多通信企業面臨的處境雪上加霜,也會讓國內SEP專利權人的權利實現、公共利益的平衡和民族通信產業的保護等重大問題變得更加復雜和棘手。

綜上所述,華為向高通轉讓專利茲事體大,應當引起人們的高度關注和深入研究。

微信掃一掃 關注我們

澳门百老汇_官网 狗万体育_首页 疯狂德州_官网 亚洲城88手机版_客户端 大发电子游戏_官网 菠菜网_网址大全